zhouruopeng.com
如果我们都是惯犯
我最早到,两杯威士忌已在吧台等着,含冰的杯子衣着剔透的水珠,老杜说不等了我们先喝,迫不及待把久违的温热灌入胸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