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iyuan.wordpress.com
小幸運
活了三十三年,第一次嘗到失去一個朋友的撕心裂肺。 得知突如其來惡耗的那一霎那,二十年的回憶一幕幕天旋地轉地翻湧,越久遠的越清晰,妳穿著校服的模樣,清脆的聲音,彷彿就在眼前。 而我,就那樣渾渾噩噩地過了一天。 揪心的,不僅僅是消息來得突然;更多的在於自以為是的天真 – 天真的以為相聚的日子多得是。 “原來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運” – 但願妳現在不再受苦,一切的一切&#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