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novyap.com
十年了 - Live. Life. Love
前几天和友人交谈忽然说到我第一次上全职班的经验,也就是在章宜机场管理(当时还未从新加坡民航局分 “离婚”)当实习生。老实说,实习生大多都被冷落,因为全职工作人员都没有空来交代工作给我们,而我当时也不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