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drink.org
質消融於量
曾經是島嶼上的人們賴以維生的言語, 跟其他語言比起來, 的確沒有特別了不起的地方, 面對偉大的政府和鈔票, 犧牲小我絕對是個正義。 但那畢竟曾經是爺爺點著的火, 再由父親母親交到了我們手上。 借用已經模糊的哲學說法, 就任何生命或個體來說, 存在就是正確。 那些大聲疾呼人類已經由存在向佔有墮落的先人, 早已往生了三五十年, 現在所謂的生存, 早已經不只是佔有, 而是由佔有墮落到無所不用其極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