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race.org
Eureka Seven 交響詩篇 - 哲子戲 Philosophist’s Camp
看「交響詩篇」的最大原因﹐是被譽為機設之神的河森正治。自從「超時空要塞」的變型戰機出道以來﹐他設計了無數的經典機體﹐從高達0080到艾斯卡科尼到創聖之大天使﹐每個設計也是創新兼獨一無異。這次在「交響詩篇」中的設計﹐超越以往所有機械人動畫的意念﹐是一臺在天空中踏著滑浪板滑浪的機械人。初聽到在天空滑浪這個慨念時﹐覺得有點兒無稽多些一舉﹐不過看罷第一集就已經認同這個別出心裁的設計。在這動畫的世界設定中﹐機械人是依靠特殊粒子波浪去漂浮飛行﹐在視覺效果上拖著長長發光的尾巴﹐就像是在天空中滑浪一樣。正如真正的滑浪會在海面留下痕跡﹐機械人劃破長空留下光痕特別悅目﹐令空中纏鬥場面好跳舞一樣好看。 不論打鬥場面多麼好看﹐也不能吸引觀眾連續追看五十二集﹐總要有個好故事作支撐。宏觀上「交響詩篇」的劇本寫得不錯﹐人類移民太空定居一個有生命個體的星球。這個星球的意識正在沉睡中﹐可是意識會在局部地區蘇醒﹐派出抗體來襲擊人類。政府軍打算以武力消滅星球的意識﹐讓人類獨佔星球的空間﹐主角一行人則主張與星球和平共存﹐關鍵就從星球意識誕生的女主角。星球為了收集人類的情報﹐生長出人類模樣的使者抗體﹐以及守護收隻者的生化機械人。女主角初出世時是白紙一張﹐因為她擁有使用機械人的能力﹐被政府軍作為兵器看待。在一次屠殺事件中﹐月光號的乘員叛變﹐帶同女主角離開運隊﹐保護她過正常的生活。這樣過了三年﹐月光號一邊逃亡與政府軍交戰﹐一邊宣傳與星球共存的理念﹐讓更多人站在他們的陣線。男主角是迷上月光號的少年﹐第一話初遇女主角便對她一見鐘情。少年亦很巧合地是天材駕駛員﹐與女主角一起坐上白色機械人﹐加入月光號開始冒險之旅。 微觀上 「交響詩篇」的劇本卻充滿沙石﹐劇情故然有讓觀眾追看的點子﹐打鬥和搞笑也有很好的平衡。可是故事欠缺起承轉合﹐每章之間的劇情交接很突然﹐恍忽編劇寫完了上一章的情節﹐還未想到下一章應如何發展。初段月光號似是漫無目的四處躲藏﹐間中接些傭兵工作來幫補收入﹐船員大部份時間則是胡鬧嬉戲。中段政府軍開始滅星行動﹐月光號搖身一變﹐成為只有一艘船的反抗軍﹐東奔西跑去阻止政府軍的行動。後段星球之謎解開了﹐劇情也開始失控﹐很多角色不知從那兒冒出來﹐全力協助男女主角的救世任務﹐雖然沒有人知道確實如何拯救世界。最後雖然是邪不能勝正大團員總局﹐卻留下一大堆未解的疑團。男主角父親在七年前發生了什麼事﹖男主角父親留下來的機械人部件有什麼特別用途﹖男主角使用了幾次的地圖必殺技是什麼﹖星球製造生化機械人給人類有什麼目的﹖主角機的宿敵黑色機械人從那兒來﹖星球意識想要什麼﹐沉睡蘇醒有什麼分別﹖故事中星球無端端變了地球﹐這個突然其來的轉折完全無必要﹐兼且有點畫蛇添足之感。消滅星球抗體保護人類已是很充份的理由﹐壞人根本不需要重奪地球作為攻擊星球的藉口。最後一話女主角化身蝴蝶﹐主角機第三次進化﹐已經完全超出正常劇情的推理﹐到底這套動畫的結局想說什麼啊﹖最離譜的謎題是動畫名稱中﹐Eureka是女主角色名字﹐那七是又代表什麼呢﹖ 大慨這動畫最明顯的其中一個主旨是﹐男女主角克服萬難走在一起。女主角因為學懂愛情﹐讓星球意識懂得如何與人類和平共存。女主角是典型的非人類角色﹐從愛與被愛中慢慢學習成為人類。初時我不太喜歡女主角﹐她看起來只是個賣萌的角色﹐專出公仔騙宅男金錢。後來女主角慘被毀容﹐頭髮脫落變為醜陋的小老人﹐不能再單靠靚樣賣萌﹐我才可接受她的性格。在她失去可愛少女的萌樣後﹐難得男主角知道她不是人類兼有一把年紀﹐還是對她不離不棄從一而終。不過男主角的感情倒也過份單純﹐只能存在於這類少年系熱血動畫中。 整體來說「交響詩篇」不過不失﹐娛樂性豐富可觀性強。不過看完後留下一大堆問號﹐讓人有點兒不吐不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