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nae.world
流浪追尋與在家開悟說法的覺者 ─談鄭政煌的個展《流浪者的天空─孤雲穹蒼》 | 全球藝術教育網
文/黃海鳴 我的創作觀點是依附佛教的思維體系,可以從"色-無常-緣-空-識"建立的藝術脈絡,一個沒有宗教形式圖式但卻瀰漫濃厚宗教性氛圍的作品。-鄭政煌 前言: 約兩年前在赤粒畫廊看過「意形三人聯展」,對於其中鄭政煌很有版畫味道、帶有一些嘲諷時下人性、非常精細的山水作品,具有深刻的印象。這些作品如藝術家本人所說,帶有一種「純淨靈氣的顫動」。他的這種結合水墨及版畫的作品「以水墨的形式完成主要的畫面,再經由雕刻刀在板材上做凹凸陰陽的效果,這些凹凸變化讓畫面產生種迷人的光影變化,增加畫面的空間的層次感……能讓人靜下心來慢慢琢磨體會。」 他的這類作品有一種強大的能量,能夠將人吸入其中,甚至遊於其中、居在其中。正如宋朝郭熙在《林泉高誌》中所提:「世之篤論,謂山水有可行者,有可望者,有可遊者,有可居者。 畫凡至此,皆入善品。但可行可望不如可遊可居之爲得,何者? 觀今山川,地占數百里,可遊可居之處十無三四,而必取可居可遊之品。君子之所以渇林泉者,正爲佳處故也。故畫者當以此意造,而鑒者又當以此意求之,謂不失本意。」老實說,光憑著前述特質,他的作品就能夠深深吸引人,但是他偏偏不要停留在這個位置。他又說:「一件作品少了時代的烙印,就注定了作品要背負創作的原罪(因循、模仿)。」而這個他所謂的時代烙印,具有一些批判性,它不是用來批判他人,而更多的是用來反身針對他自己,以及每一個仔細觀畫的人。因此他的創作,除了可行、可望、可由、可居,還包括可反身自問存在狀態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