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zaralin.me
《愛的成人式》:一體兩面,眼見為憑?
  我寫電影,幾乎不談劇情梗概,而是傾向於導演的作者論分析、象徵隱喻的符號分析與作品外部性文化分析等面向。然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