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hivstory.org
愛滋燭光日:聽祁家威說起。
「那年的昆明醫院,是兩層樓的日式木造建築,不是現在這樣子的。那時,我曾經陪著朋友來看AIDS,有些醫師並不是相當友善,看見同志就會指指點點。當時我所陪伴的朋友很受傷,我就上前與那個醫師理論。」祁家威在拍照過程中,忽悠的說道。當時我們正站在峨嵋停車場頂樓,向臺北市立聯合醫院昆明院區望去,眼前是佇立在二層樓高遮雨棚上,稍稍褪色於西元2002年所掛上的紅絲帶,以及某層樓窗口懸吊而下,令人注目的彩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