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cngokainet.com
僅有的仇怨
雖然我已經信主一年多,並且平静我絶大部份的怒氣,但始終有一件積怨多年的舊事想向大家。我曾經在三藩市華人宣道會團契中與團中一些弟兄姊妹稍為提過,並曾從家中帶入一本書來給他們觀看所提及的那段事。雖然此事的所謂結局已在香港法庭中了結,但遺留的傷口至今仍在我腦海裡印上。在述説此事之前,我僅先奉告大家某些內容可能會令讀者不安,敬請見諒。 早數年前,我在網上買下一本叫做《危險人物》的書本,原因只有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