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vf.world
沈祖堯校長的小屋 - 幸福傳聲基金會 Blessvision Foundation
在沙士期間,作為醫生的沈祖堯看到很多醫護人員在短時間內面對生命危險,逐一被送到深切治療部。更甚是沙士廣泛傳染,每天都有數十個沙士病人入院,但他們仍找不到治癒方法。沈祖堯憶述:「我記得那天我失去信心,不知道怎樣做,面上帶著口罩,「頭耷耷」雙手扶在電梯內的欄杆,卻被記者影到。誠然這是我人生的低潮,但與此同時,人性最美的一面也在此彰顯,因為社會上充滿是對醫護人員的支持,家人之間彼此關懷。直至沙士個案被控制,本以為一切過去,此時衛生局、政府、立法會追究沙士疫情是誰應付上責任,我又再次跌入谷底,十分無助,因為各醫護人員已盡全力,但卻換來不同的批評,以及好像要強加一些責任在我們的膊頭上,然而我在接受調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