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ys1.ebookdiy.com
悼念我的母亲
  ・方舟子・   我们姐妹兄弟四个,我最小,最受母亲疼爱,也与母亲最谈得来,从未有过家人之间有时难免的磕磕碰碰,闽南人之所谓“金儿”。但我与父母在一起的时间却最少。   十八岁,是离家闯荡的年龄。我的姐姐、哥哥都在省内上的大学,节假日便可回家。而我不愿让家里再多一个厦大毕业生,自作主张去合肥求学。母亲对此也很自豪。由于那所大学在家乡知道的人不多,而安徽在闽南人心目中简直就是蛮荒之地,所以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