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obeimao.com
【小说】18号牢房 东北虎
18号牢房 东北虎 王来最怕的是把他分到18号牢房,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他老是把18这个数和18层地狱联系起来。当那个管教打开了18号牢房,把他一脚踢进去时,他眼前一黑,真的仿佛跌到了18层地狱,他好象感觉到耳朵边响起因下落而带动的嗖嗖”的风声。当他睁开眼睛时,他看见了面前八个黑呼呼的人影,他知道,这就是他在外面听说的八大金刚!号子里很黑,一个巴掌大的窗户射进了一点月光,那月光很是吝啬,投在号子里只有那么一丁点。王来闭了一下眼睛,才适应了屋里的黑暗,他终于看见那八个人,不!应该是九个人,都一丝不挂的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号子里没有床,地上乱七八糟的放了四、五个草垫子。在最里面的旮旯里,一个年纪很大的人坐在那抽烟,烟头一闪一闪的,就好象鬼火,更增加了号子里的诡秘气氛。在老头的旁边是那第九个犯人,一个极年轻的小伙子,他依偎在老头的怀里,象个小猫一样给老头手淫,那老头不时的腾出嘴来亲一下那小伙子的脸,小伙子就会发出夸张的呼吸声。 正当王来想仔细的看清里面的一切时,一只大手捂住了他的嘴,紧接着就是一个臭哄哄的东西塞进了嘴里,他直反胃,几乎吐了出来,他知道:那一定是谁的臭袜子!他被拖到了里面,老头把烟袋递给了那个小伙子,并捏了一下小伙子的脸,王来这才看清楚,那是个很小的孩子,也就有十五、六岁。老头把舌头伸向王来的脸,王来本能的躲了躲,老头嘿嘿一笑:你能躲哪去啊?孩子,你如果能躲出了这笆篱子,我立刻就饶过你,可惜啊,你没这个能耐!” 老头的一个手指头插进了王来的身体,他拼命的扭动身体,可一点用也没有,有七、八只手都按在他的身体上,他是纹丝不动。一个矮矮的肥胖的家伙打着了打火机,屋里立刻亮了。老头嘴里呼哧呼哧的喷出了酒和大葱的混合味道,呛得他没背过气去。一个瘦猴样的小个子谄媚的讨好老头:“老爷子,要我们帮忙吗?” “老爷子”是号子里的犯人们对老头的称呼,他们都非常的尊敬他,有些必恭必敬。老头不动声色的抬了一下眼皮:“我是那种人吗?” 瘦猴知趣的向后缩了缩。老爷子用两个手指头掐着王来的下巴颏,他细细的看着王来的那漂亮的脸蛋,一字一顿的说:“你知道吗?我稀罕你!” 那脸离王来很近,鼻子几乎碰到了他,他连老头眼睛角的眵目糊都看的一清二楚。那是张老态龙肿的脸,脑袋上稀稀拉拉的没剩下几根头发,露出了那铮亮的头皮,脑门上是草廉子一样密密麻麻的皱纹,两道本来很粗的眉掉的差不多了,仅留下了末稍几根很长很长的毛,向下耷拉着,两只蛤蟆似的眼睛向外鼓鼓着,下面是两个肥肥的肿眼泡,很大很大的鼻子头占了几乎整个脸,那头有点发红,上面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疙瘩,厚厚的嘴唇向外翻翻着,下巴颏的肥肉嘟噜着,好象肥猪的脖子。这个特写的镜头叫王来异常的恐怖,他闭上眼睛。老头把他翻了个身,那二百来斤的身体就重重的压在他的身上。老头干咳了一声,把一口唾沫和痰的混合物吐在了王来的屁股沟里,随后是一个铁一样东西的进入,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过后,他瘫软在草垫子上。他甚至没有一点声音,虽然他的嘴里塞着东西,其实如果没有嘴里的那东西,他也不会喊的,他知道老爷子的厉害。因为他终于想了起来,老爷子是合江市赫赫有名的点穴大王,他在黑龙江的东部地区乃至东北都是小有名气的。据说在抓他的时候,竟然动用了一个营的武警。 王来并没有恨老爷子,他甚至有点尊敬这个赫赫有名的老头,最让他受不了的是那个肥呼呼的家伙,当老爷子干他的时候,那个大肥猪就趴在他的屁股那看,那脸几乎贴在他的屁股上,这也罢了,他看一会后,又把目光转移到了他的脸上,看他的表情,他羞的无地自容,恨不得一口把他吃了!老爷子进来的时候,正是当时的马牙子“三楼半”最风光的时候。三楼半的武功是何其了得的。他的这个外号就是抓他的时候得的。据说当时他被围在八、九个人中,眼看就成为俘虏了,他纵身一跳,来了个飞檐走壁,由一楼上了三楼,等快到了四楼时,才被一枪击中,因此他得了个“三楼半”的雅号。没等三楼半进号子,号子里已经传开了他的事迹,进了18号以后,他顺理成章的成为大马牙子。三楼半是个双性恋,男的女的他都喜欢,进18号的第一天,他就把号子里那个叫小不点的被临时关在这的犯人给鸡奸了,他开了头后,那些犯人就跟着学,很快号子里就把这事当成了主业,除了每天到外面干活以外,进了号子就是一片的肉体撞击声。那些年纪小的、长的漂亮的、体弱的犯人永远是那些人高马大、膀大腰圆犯人泻欲的对象。三楼半对这些很宽容,他认为这是人之常情。他很有哲理的说:“这鸡巴事就好象是洪水来了,你不给他个出路,他就把大坝憋坏了,你让他出了,发泻了,他也就消停了,老实了。”本来那些管教是想制止这事的,他们甚至研究了把18号的犯人们分散到别的号子里,可听了三楼半的这话,他们恍然大悟,觉得十分的有道理,于是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正当三楼半在18号号子里兴风作浪,为所欲为,如鱼得水的操那些小犯人的时候,老爷子来了。三楼半虽然是听说过老爷子,但并没有把他放在眼里,特别是看见他那老态龙肿的样子。 就在老爷子来的第二天,号子里来了个小伙子,大约有20左右岁,小伙子长的很好看,梳了个郭富诚式的头,如果在外面也可以算是个漂亮的孩子,在18号的号子里,那就得算做天仙了。本来就有后门之好的老爷子马上就淌了哈喇子,他眼睛都直了。在往常,进来个新犯人,那当然首先是三楼半尝鲜了,他没动的人谁敢碰啊?三楼半象往常一样,把那灰不溜秋的号服脱了下来,扔到了一边,露出了那一身的疙瘩肉和浓黑的胸毛,他象个健美运动员一样显示着那身漂亮的肉,大家知道他是在故意的给老爷子看的。随后他把裤子褪到了脚脖子上,露出了那号称赛西门的大家伙在胯下游荡着,他薅住那孩子的头发,叫那孩子口淫。正当那孩子迟疑的时候,老爷子把孩子搂了过来,三楼半眼睛里冒着火,这等于是在向自己宣战一样!他上去揪住了老爷子的头发。老爷子不慌不忙,转过身来,只说了一句:“松开。那声音很软弱,号子里的人都为这不知死活的老头捏了一把汗。三楼半轮开了拳头,那拳头在空中画了个圈却停在了那里。大家懵懂了,不知道三楼半是良心发现,可怜那老头年迈,还是怕投鼠忌器,误打了那孩子。老爷子把孩子搂到了里面墙旮旯。那孩子看的是一清二楚,就在三楼半的拳头即将落下时,老头轻松的伸出个中指,点了三楼半的肩胛骨一下,那挥起的拳头嘎然而止。 孩子很乖,他听从老爷子的摆布,就象一团柔软的面。等到老爷子喘着粗气,用袖子抹去那孩子屁股上那蔫呼呼的精液时,大家都看呆了。  三楼半象个雕塑一样定在了那里,又好象正在播放的录象带被定了格。就这样,三楼半乖乖的交出了大马牙子的权利。老爷子却很大度,他嘿嘿一笑说:什么大马牙子?我不稀罕!我就是不喜欢别人挡我的道! 第二件叫号子里的人服气的事发生在春天。一个右臂上刺了一条龙的男孩子被送了进来。三楼半照量了半天没下了手,就把那孩子交给了老爷子,其实他是想看看老爷子的本事。老爷子用一个手指头抬起小伙子的脸,小伙子一口痰吐在老爷子的眼睛上,那痰顺着眼眉往下流,拉出了好长的涎子,没把大家恶心死。三楼半在一边偷偷的乐。老爷子面带微笑,不动声色的和那孩子贴了下脸,那孩子就和散了骨头架子一样,浑身软绵绵的颓在地上。老爷子不慌不忙,井井有条的扒去那孩子的衣服,当着大家的面,把那白了毛的东西插了进去,那孩子任由他摆弄,如同面条一样没有了一点的反抗的能力。  大家又一次看呆了,也服气了。  虽然18号号子的大马牙子在名义上仍然是三楼半的,可无论什么事,三楼半都要请示老爷子,什么好事都要尽着老爷子。老爷子被认为是监狱里最德高望重的前辈了,他在18号其实是在垂帘听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