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obeimao.com
【小说】大独行侠自照录(之二)《碧水情缘》by 书剑独行居士
大独行侠自照录(之二)《碧水情缘》by 书剑独行居士 若说写回忆录,在我30来岁的年龄就是笑话。之所以叫“自照录”,也就是找来镜子仔细照照,看看还像不像人样,拣一些有意思的东西记录整理下来。当然,既然是小说,就有了艺术加工。可是,对自己的描写却基本真实,让人们认识一个翩翩少年是怎样变成大独行侠的。   那一年,我刚刚16岁。   那时的我,还是翩翩少年。180公分的个头,75公斤的体重,细腰乍肩,背挺身直,扁平的小肚间稍稍凸起的腹肌,就像镶嵌着亮晶晶的六块儿美玉,两条长腿与上身形成1.2:1的黄金比例,浑身肌肤光滑柔嫩。我虽然不白,但是也不黑,在游泳队系统训练了好几年,晒成了亮晶晶的胴体,磨出了紧绷绷的肌肉。   我出身於军人世家。老爹是个将军,担任一个大军区的司令员,与我老妈长期在外地,我的弟弟、妹妹跟著他们在任所,我自己独居北京。将军爸爸不放心我一个人住在300平米的自家院里,把我送进了京城的体育运动训练中心,当了一名游泳运动员。临走那天,老爹让警卫员和秘书把我送到了游泳队,并让秘书告诉教练:“我那个坏小子,要管的严点儿,他捣一次蛋你们就记下来一次!哼,每一次老子抽他100皮带⋯⋯”   其实,将军老爸离我有几千公里,他管得著小爷?!没有几天,我就成了游泳队少年班的“孩子王”,外号“小王子”,除了青年班人高马大的“臭大粪”们我不敢惹,其余的孩子们都成了我的“奴仆”!我的床铺有人整理,我的饭盆有人清洗,我洗澡时有人争著为我搓背,连我的臭烘烘的袜子、内裤都有人洗,只可惜我们成天穿著游泳裤,所以“奴仆”们为我洗衣服的机会太少(真的!我小时候就是这麽一个“小坏蛋”,最爱恶作剧欺负人,直到我遇上了我的第一个“最爱”──舞蹈少年华华,我才彻底改变。这是後话。)⋯⋯   与游泳队一起在游泳馆训练的是跳水队,在标准泳池的一头,就是10米跳台。由於选材的原因,跳水队的孩子们大多瘦瘦小小,必然成了我们“欺负”的对象。比如,到了餐厅,我们就大摇大摆地“加塞”到他们前头;进了浴室,我们总毫不客气地把他们赶出去,也不管他们身上才抹上了肥皂⋯⋯他们也“反抗”过,无奈怎能打得过“小王子”的贴身卫队!他们也曾报告过教练,教练也曾把我猛勒一顿,还说已经给我记下了30多条“捣蛋记录”,将来我的将军爸爸会依此抽我3000多下皮带,会把我的屁股打烂⋯⋯屁!我才不在乎呢,反正现在也没有打到我的屁股上!   时间一长,跳水队的小子们被我们收拾的服服帖帖,看见我们来了老远就抱头鼠窜。   这一天下午训练结束,我们冲进浴室。跳水队有几个队员还没有洗完,见我们进来抱著衣服就跑,跑得慢的被我踢了几脚⋯⋯正洗著,教练来通知大家快去整理宿舍,说明天有领导来视察⋯⋯游泳队的夥伴们都去了,我却无动於衷,什麽鸟毛领导,还没有我老爹秘书的官大呢!   嘻嘻,小爷伺候不著!“您哪,歇著吧!”   我脱了游泳裤,把它扔到一边,站在水喷头下,痛快地冲洗著,口中唱著流行歌曲,双手自上而下地在身上搓著,也没有什麽泥,只是这麽揉搓觉得舒服。渐渐地,手搓到了身体中部,手指搭在了软软的阴茎上,我抹上浴液,上下撸动,好心情,鸡鸡开始鼓胀⋯⋯   猛然,我觉得身上的汗毛孔一激灵,好像有一双大眼睛在盯著我!   我吓了一跳,马上四面转身,查看一番。   见鬼!什麽也没有!   我索性跑出去,把游泳馆的大门从里面插上。这下子,谁也别想进来了。再说,今天的训练早结束了,明天又是周末,又有谁会来呢?   我回到浴室,干脆躺到长椅子上,手又开始抚摩鸡鸡⋯⋯   “刷──刷──”   仍然觉得有人在屋里,在盯著我的鸡鸡看!   我一直自诩“第六感觉”最灵敏,现在却有些不知所措!   “谁?滚出来!滚出来⋯⋯”   我虚张声势,喊叫了几声。   谁知,我的话音刚落,却听到衣柜的门“吱呀”轻轻响了一下。   我一个箭步抢过去,一把拉开了柜门!   “啊?!──” “哇!?──”   衣柜中藏著一个和我年龄相仿的赤身少年!   我俩同时惊叫了起来!   “你!你是谁?”   “大哥⋯⋯大哥⋯⋯别打我⋯⋯”   “出来!”   “我⋯⋯出⋯⋯出来⋯⋯”   他哆哆嗦嗦爬了出来,浑身上下只穿了一条小小的紧身泳裤,面色雪白,也不知是吓的还是本来就白净。   “你是干什麽的?”   “我⋯⋯我是⋯⋯是跳水队⋯⋯”   “跳水队?我怎麽没有见过你?”   “我⋯⋯我昨天才⋯⋯才从体操队转⋯⋯转过来⋯⋯”   原来如此!听说跳水队又来新人了,可我“小王子”阁下是从来不去关心这些小屁事的。   一见是跳水队的,我顿时又“牛”了,大模大样坐了下来,问道:   “那你藏在我的衣柜里,干──什──麽──呀?”   我故意拉长了声调。   “我⋯⋯我见你们打架⋯⋯我害怕⋯⋯”   “你就藏起来啦?”   “是⋯⋯”   “哼!我看你是想偷看小爷洗澡!”   “不⋯⋯不⋯⋯我⋯⋯不⋯⋯”   “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