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obeimao.com
【小说】业务经理
业务经理 林先生是我们业务部的经理,年纪差不多是四十岁左右了。个头差不多有175厘米左右,这样的身高配着他那70多公斤的体重也算是佳配了。稍微发福的身材和他高度很相称,人也长得好。留着迷人的小胡子,斯文之中不失威严。特别是在他笑起来的时候,气质很好,那种文雅的气质笑容足足可以让一群少女迷失方向。 在工作上,我是他的助手。虽然我的年纪要比他小有十来岁,部门里的能人也多多,可他却偏偏独钟于我。不管是公事或者他的私事,他都要叫上我帮他一把。渐渐的我们变成工作上的好拍档,生活上的好朋友,年纪的差距并不影响我们之间的交往。而我也渐渐的发觉自己在这种关系之间不知不觉地喜欢上他了。有时候一天不见到他的话,我的心里都会觉得空荡荡的、莫名的徒生一种很失落的感觉,全身都会很不自在,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很多事情我不方便问林先生的问题我都总会有意无意闲的向熟悉他的同事打听他的私生活。慢慢的我对他也有所了解,他并没有一个完美的家庭。不知道为什么离婚,儿子也被他的老婆带走了,并嫁给一个香港人了,后来移居到香港。现在只剩下他一个人独居生活。部门里面有个多嘴的小李,最喜欢说同事的短处了。一次闲聊中无意听到他说林经理就是因为卵葩短小,不能给他老婆更多快感,所以他老婆才会离开。看到大家不相信的样子,他越讲越多,说什么曾经在洗手间方便时无意之间看到的。要不怎么知道林经理的卵葩短小呢。听归听,我也不是很相信这个大嘴婆的话,说不定那天又会说上谁了。但心里面还是会有些好奇,不相信林经理这样块头的人卵葩会是有那么小的。或许这个谜就等着我来揭晓吧! 林先生经常会带我出去公干,如报关、联系客户看产品或者应酬等等。和林先生相处久了,对他我更加有了更深入地了解。他为人正直,是个性情中人。从来没有看到过在他手下做事的人挨过骂的。和谁都能够聊得来,不管是开水房的大姐或者是我们写字楼的职员,没有一点经理的架子。不会以为自己是个经理就了不起似的,很容易接近。 因为陪客户看产品,晚上林先生建议大家去唱歌,也叫了我一起去玩。我想不到的酒量那么厉害,唱歌方面也有一定的造旨。张学友的一首让他大出风头,掌声源源不断。当他在唱的时候时不时的看着我,眼神之中有着莫名的异样,我也说不出感觉。送走客户后,林先生要我陪着他继续喝酒。我推迟不过,只好舍命陪君子了。或许今晚有好戏看也不一定。我们又一句没一句的聊着,看着他一杯接一杯的喝,就知道他的心情不好,要不也不会这样子。很快,他醉倒了! 看他这个样子是不可能让他自己开车回家的,我扶着这个我欣赏已久的男人,从他的身上掏出他的汽车钥匙打开车门开车送他回家。送他回家后,安放好之后本想回家好好的睡一觉。转身之际,看到他醉成了这个样子,自己怎么可以一走了之呢?从没有仔细的看他,这次近距离得看着他,却是另一番滋味:眉毛黑又浓,不怒之间带着三分的酷,看着这样优质的男人,却始终想不通他老婆怎么会和他离婚呢。真的搞不明白女人的心。他又翻了一下身体,又吐了一口。算了,还是留下来帮他整理一下吧,刚才在车上他吐的全身都是,连他的车上也是他今晚吃进去又吐出来的东西。哎,看来我今晚是真的要累死在他这里了。 我到浴室放点热水,从他的衣柜找出他的内衣裤。然后把他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脱掉,他的肉体几乎已经全露在我的眼前了,现在的我一点睡意也没有,感觉反而觉得清醒。林经理被我脱剩下一件四角的内裤,很漂亮的身材。我轻轻的用战抖的双手托下他身上唯一的布。看到了,他的卵葩已经全暴露在我的眼前了。不大,但感官上也不会像小李所说的那么的短小,反而是和他的身材很相称。在密集阴毛的衬托下是显得小了一点。在酒精的驱使下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一口含了下去。他的卵葩软绵绵的在我的嘴巴里滑动着,渐渐的他的卵葩慢慢的硬了起来。我一边帮他口交着,一边套弄着自己的卵葩。他含糊不清的呻吟着,喃喃不清的说着话。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他的精液一拥而出,我满嘴都是他的精液,很多。我没有把他的精液吐出来,反而我一口吞了进肚子。我进房间拿了一条毛毯给他盖住,免得他着凉。等我把车和房间的卫生打扫干凈后,抬头一看,已经是零晨5点多钟了。靠在沙发上看电视,倦意也来了,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墙上的时钟已经是早上9点多了,昨晚上我盖在林经理身上的毛毯此时却盖在我的身上。而林经理还穿着我给他换的内裤,他逍遥自在的靠在沙发上,嘴上叼着烟,手上拿着电视机的遥控器正在不停的转换着频道。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在看电视还是在养神。他看见我伸了一下懒腰,醒过来。“小文醒了?”“早啊,林生。昨晚上回来的时候你醉的不成样子,车里、房间还有你身上全是你吐出来的东西,到处都是。”“呵呵,我还在想呢,这内裤不可能使我自己换上去的,应该是你帮我的”“对啊,是我帮你换上去的。你全身都很脏,没办法,我只能先斩后奏了”“那我不是全让你看光?完了完了,还不知道是不是失了身!”“哈哈,失身?你是失身了,你还不知道啊”“好咯,小文,真不好意思。昨晚麻烦你了,我们吃早餐去吧。我请你。喜欢喝豆浆吗?我请你。”“喜欢啊,你不是请我喝了吗?呵呵。”“什么时候?”林经理摸摸他那短发的脑门问道。“嗯…嗯…没有啦,我是开玩笑的,你就请我喝豆浆就可以了,那我们走吧”“那没有问题,请你吃人肉也可以啊,你洗刷一下吧,再说我总不能光着身体出去吧,也要让我穿好衣服啊,哈哈”林经理笑着说着。 日子依然一天一天的过的,我们还是像以往一样再不停的忙碌着。 一天,林经理急急忙忙的从外面回来,一见到我就说:“小文,公司的货车在新塘被扣住了,你马上收拾一下,和我现在过去处理一下。”“那我也要回家收拾一下行装,连换洗的衣服都没有”“来不及了,又不是出去旅行,事情办理之后我们就回来的。”林经理一面整理资料,一面对我说着。“那好吧”虽然我现在心里面一百个的不满意,但事到如今也没有其它的办法,毕竟是经理叫到。还好是和这只醉猪一起做事,也不是坏到哪里去!说不定这次又可以一饱眼福呢,想着想着心里也平衡了。 车厢里,林经理反复的听着吕方的那首,嘴里面也跟着哼唱着。“林头,我发觉你好喜欢吕方的这首,为什么呢?”我问到。“这首歌的词写得不错啊,每次当我心情不能平静的时候我都会唱这首歌的,或者心情不好的时候我也会反复的听。朋友别哭,我依然是你心灵的归宿。朋友别哭,我陪你就不孤独,人海中难得有几个真正的朋友,这份情请你不要不在乎!”林经理又随口唱了起来。“确实也是的,人海中难得有几个真正的朋友。”我轻轻的说着。林经理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用眼神和我默默的交流了一下,我们谁也再没有说什么了! 到了新塘。等事情处理完时间已经是晚上的10点来钟了,林经理和我随意吃了点东西就到酒店开房休息。正逢周末,双休出来玩的人较多。房间倒是有,只可惜只剩下单人房。还好有空调,要不两个人睡一张床会变成烤猪了。进了房间后,林经理要我先去洗澡,他想坐一下再去洗。因为一些单据我下午还没有整理好,现在必须要把它整理一下。于是我还是对他说:“林头,还是你先洗吧。我把下午的单据整理完后再去洗。”“那好吧,我先洗。你尽快搞好。今晚好早点休息。今天你也够累的”一边说一边脱衣服。“好的,你放心!”他脱完了衣服后进了浴室,浴室里转来了水的声音。我的心也不安骚动起来,想平静下来却怎么也平静不下。过了一会,只见浴室的开了,林经理用浴巾围着下身,光着上半身走了出来。湿淋淋的样子更显得他英俊。“小文别做了,这么热的天,又忙了一天,还是先洗澡吧。明天会公司再做吧”他微笑着拍拍我的肩膀说着。“那好吧”我站起身来,看到他这个样子。一时兴起伸出手拧了他的乳头一下,他笑了一下:“你这小子,欺负我是不是?看等会我怎么修理你。”我向他扮了一下鬼脸,笑着 走进浴室。等我出来的时候,他已经光着全身坐在沙发看电视。他的卵葩正软绵绵的趴在他的两腿之间,茂密的阴毛一直长到肚脐上来了,看起来很性感。他见我地视线一直都没有离开他的卵葩:“你看够没有?看够的话我们就睡觉了,明天还要开车回家。”他随手把电视关掉!我被他这样一说很不好意思,脸一下子红了起来,“那我睡地板,林头你睡床。”“那怎么可以?这张床这么大,两个人谁是没有问题的。再说还有空调,你怕什么?”“这…这…”“这什么啊?怕我吃掉你吗?哈哈…”“怕你什么?我可从没有怕过你的,你就别臭美了。只是不穿衣服睡觉不好吧?”“不穿衣服睡觉最舒服了,我在家里都是这个样子的,上床吧。”林经理不容我再多说就关掉电灯自己先上床了。我还巴不得这样呢,到时候我又可以混水摸鱼了,我二话不说也跟着上床。 天气这么热,两个人睡一张床的。虽然有空调,但也不是很好受的。两个人背对背的靠着,但林经理的身体的热气逼得我久久不能入睡。我翻来复去的,就是睡不着。我可以感觉到他的背上全是汗水,可我却舍不得离开他的背部。不知道是真的累还是假装的,林经理的鼻音越来越重。或许他真的睡着了,我试探性的用手放在他的大腿上。大腿上的体毛那么密,却能依稀的感觉到他皮肤的细腻。我忍不住地摸了他的大腿一下。突然间,林经理翻过身来,他的正面正对着我的背。他呼吸的热气也正好对着我的耳边吹着,感觉痒痒的,很舒服。他的卵葩也正好对着我光溜溜的屁股上,已经是硬了。我再也忍不住地了,卵葩一下子就充血了,硬了起来!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翻过身去把他搂住。借着窗外的月光,我看到他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正在看着我。我赶紧收回我在他上身的手。“林头,你还没有睡觉啊?”“本来是睡着了,可后来被你摸醒过来了”他是笑非笑的看着我说。我的脸一下子红了,感觉上是红了。因为我的脸很烫!却又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才好。“林头,不好意思,把你吵醒了。”此时我们还是靠的很近,近的连彼此不安的心跳声都能够听得到。“小文,现在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你就不要叫我为林头或者林经理好吗?你就叫我做哥哥吧”他的手越过我的身体,在我湿淋淋的背上轻轻的摸着。眼光却一刻也没有离开我的视线。我们两个人的卵葩都已经硬的不得了了,正在随着我们的说话相互间摩擦着。突然,他紧紧地把握抱住:“小文,我喜欢你,我喜欢你,你知道吗?你刚进公司的时候我就对你很注意,所以一直以来我都带你在我的身边,你喜欢我吗?”“喜欢,我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哦就喜欢上你了,可我一直不敢说。其它的我更加不敢乱想”林经理静静的听着我说,突然间把我紧紧地抱住。开始从我的额头慢慢的往下吻,他的胡子在我的脸上蹭着,痒痒的感觉让我有着莫名兴奋。他的呼吸声也同时在慢慢的加重着,他的唇慢慢的衣向我的嘴上。舌头在我的嘴里搅弄着,他抱着我随身一翻,让我趴在他的身体上。我俩停止了所有的动作,静静的看着对方不说话,这一切我们都用眼神来交流。这一个男人不知道在我的梦里出现过多少次,现在却真真实实地出现在在我的眼前,而且还是一切都成真的和我在一起,此时被我压在我的身体下面。感觉就像是在做梦,又不像,我拧了自己一下。痛,不是在做梦,一切都是真的。“小文,怎么啦?”林经理看到我在拧着自己不解的问道。“没有,我以为这一切都是在做梦,我不敢确定你现在就在我的身体下面”“小傻瓜,当然不是在做梦。你爱我吗?”“林头,我爱你。你知道吗?我不知道多少次的梦遗都是因为你而出的。”我的眼泪再也不争气的流了下来。滴在林经理的胸口上,然后由往下流,泪迹变成了一道美丽的弧线。“傻瓜,怎么哭了,我不是现在就在你的身边吗?还有,我不是说过吗?以后只有我们俩的时候你不要叫我做林头了,回去后搬到我那儿去住,好吗?我要你成为我生命中的另外一半。”林经理帮我拭干眼泪,深情地对我说着。“多少年来,我一直都在寻找一个值得我爱的人,从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被你年轻人的朝气深深的吸引住,只是不好意思向你表白,从上次醉酒后,你送我回家。其实那天晚上的是我一清二楚的,只是我不想告诉你,我想我们还有的是机会向对方表白。真的,小文人海中难得有几个真正的朋友,这份情请你不要不在乎。”我的脸再一次的红了:“哥对不起。那天晚上我不应该那样做,请你原谅我。只是你的身体真的太具有诱惑力了。”“知道吗?我们两个人都是傻瓜来的。明明知道自己在爱着对方,却不敢向对方表白。如果这次错过了,我不知道我们是否还有这样的机会向对方表白爱一个难,可是如果爱一个人又不说出来,放在心上会更加难受。但也要说回来,如果你或者我不是这种人的话,那我俩任何一个人向对方说出来的话,可能会反感,甚至会被歧视的可能。”林哥一边轻轻的帮我理理头发一边说着。 我低下头用牙齿轻轻的咬着他的乳头,“啊~嗯~嗯~喔~啊~喔~”他呻吟了起来。我顺着他的胸口一路往下舔,越过他中年已发福的肚子。在他的肚脐眼上无忌惮舔着。他的呻吟声越来越大声,当我把他的卵葩一口含乳我的嘴中套弄的时候,他的身体不由得颤抖着,同时他的手紧紧的抓着我的头,想移开却又舍不得。林哥坐了起来,示意我转过身体,我们成了69的样式,他把我的卵葩也含在他的嘴里吸着。慢慢的他的舌头移向我的鸡巴蛋蛋,又移向我的屁眼上,舌头不断的冲击着我屁眼深处。我混身麻酥“啊!嗯~嗯~啊~啊~!”呻吟声无意间从我的嘴角发出来。林哥听到我的呻吟声越来越大,他加大了舌头的动作,不停的用他的舌头奸淫我的屁眼。从没有让人舔过屁眼的我这何尝不就是让我升上天的感觉,缥缈而轻松!我也学着他的动作,一次一次的进攻着他的屁眼。慢慢的他的淫叫声超越过我的淫叫声,取而代之,我更加用力的舔,用力的用我的舌头去进攻他的领地。“啊…小老公,我爱你,我太爱你了。你快操我吧,快你的大鸡巴操我吧。让我变成女人让我变成你的老婆,我阴道里面好痒啊,快点用你的大鸡巴操我啊。”我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林哥这时的声音和平时的他完全不同。现在的他看起来好浪,浪的让你受不了。我听到他这样求我操他,我再也按奈不住,翻身坐了起来,把他的双腿抬高,夹在我的肩膀上,用口水涂在他的屁眼上和我的卵葩上。用手抓着我的卵葩对准他的屁眼一寸寸的前进。还进不到五公分的时候,林哥用手紧紧的抓住我的腰部,我怜惜地摸摸他,伸手抹去了他额头上因挣扎而渗出的汗珠,他睁开眼睛,舒了一口气看着我。我低下头轻轻的吻了他一下,林哥示意我继续前进。这次我用力的一顶,全进去了。哇,好紧!林哥的屁眼真的好紧。把我的卵葩家的紧紧地,一点也不差过我那已分手女朋友的阴道。而这次他只是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我还是不敢乱动,我要让林哥他适应我的卵葩。我用手轻轻的套弄着他的卵葩。他扭曲的脸慢慢的舒展开了。我见到他的表情,知道时机已经成熟。开始放大动作大干一场了。“啊!啊!!啊!够爽啦,啊!”林哥由刚才的痛苦的叫声开始变成满足的淫叫声了。再一次不由的感慨,真想不到一个中年的壮熊在上班时是另一种形象,而这时在床上被我操时又是一种形象,竟然如此的淫荡。听到他这样的淫叫,我更加卖力的抽动着我的卵葩,一次比一次深,一次比一次更大力。我操他越大力越深,他的叫床声越是大。我不得不下床把电视机开启,而当我的卵葩抽离他的屁眼时。他很不乐意的娇叫了一声。浊黄的液体也随着我的抽出而顺着他的屁眼处流了下来。打开电视机后,我们继续进入战团。我要他跪着,我从后面半跪着,手握着我的卵葩,慢慢的在他的屁眼口出画着圈圈,故意逗着他玩,他看我就是不进他的干着急:“老公,我的好老公,求求你快操我,求求你…”“啪!”我用力的拍了他的那个有肉的肥臀,“谁是你老公?”“你…你…你是我老公”林哥像是一条发春的母狗不停的扭动着他的屁股,想用自己的屁眼套住我的卵葩。我却不想他的意图得以实现。他越是想进,我越是不给他进。逗得他啊啊直叫!“啪”我又是一巴掌。毫无留情的一巴掌再次拍打在他的屁股上,他的屁股上的两片肉在突然之间显出红色的五个手指印。“啊…老公不要打我,我下次不敢了,我下次不敢了。求求你快点喂饱我,我爱你,爸爸,我爱你,求你快操儿子。”听到他这样的求饶,我越是兴奋。手握在我的卵葩,用力的一顶,“嗞”一下子顶到顶。又快速的拔出来,他的屁眼又在第一时间里快速的收缩,我又在一次用力一顶,又是到底!“啊…爸爸,顶到了,顶到了,顶到我的前列腺了,好舒服,我还要”“好啊,爸爸满足你这条小母狗”“嗯…嗯…啊…啊…对我是小母狗,快点操我,快点啊,你干我舒服”林哥完全被我控制之中,看来他是被我操上瘾。为了能够在深入一些,我干脆整个人趴在他的背上用力的往他屁眼深处顶着,一只手捏着他那健壮胸部上的乳头。另一只手却不停的套弄着他的硬如铁的卵葩,他依然不停的求饶着、呻吟着、娇叫着。因上下夹攻,他终于受不了了,大叫着:“啊…爸爸,我的老公,我的好老公,我受不了了,我要出了,我要出了…”我马上放慢速度,让他不受刺激。我从他的身上爬下来,让他坐到我身上去,他很听话的爬上我的身上用手扶住我的卵葩慢慢的插入他的屁眼,我的卵葩全被他的屁眼吞进去。他还不满足的使劲往下挤压着,深怕插不够深,我躺在床上也同时配合着他的动作,往上迎合着。“啊…啊…啊…爽死了,我快晕过去了,啊…啊…从来没有这样爽过,太爽了,原来被人家操的感觉是这样的奇妙,啊…啊…我下次还要。”“哥,你的屁眼好紧哦!啊…啊…真的太好了,我太爱你了,哥,我爱你,我要操死你,我要你嫁给我,你答应我吧!”我躺在床上抓狂的乱叫着,实在是太舒服了。林哥的屁眼很小,把我的卵葩紧紧地吸着。我当然不能不抓狂的乱叫着。“嗯…嗯…我答应你,我要嫁给你,你快抽啊,我要出了,我们一起出,好么?”“我也要出了,我们一起出。”他的双手捏着我的乳头,很重力的捏着。我知道他就快要出了,他已经控制不了他手上的力度了,把我的乳头捏的很痛。“啊…啊…出了…出了…我出了…”一股浓浊的白色液体从他那坚硬如铁的卵葩一射而出,喷的我满脸都是,我知道那是他累积已久的东西。我终于征服他了,我把他操的不用手套也出精了。在这时,我全身一阵绷紧。“啊…啊….我也出了…”我大声地叫唤着。“全进去,全部给我。我爱你,老公我爱你…”林哥更加卖力的扭动着他那有肉的屁股,想让我一滴不剩的全给他,而我也如他所愿,仓库里库存已久的货全部交公。我伸出舌头舔着林哥刚刚射在我脸上靠嘴边的精液,他看到我舔着,依然坐在我的身上不下来。用手把射在我身上的精液涂抹着,然后还用嘴巴舔着他的手指。激情过后的我们相视而一笑。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嘴巴与嘴巴之间很久都没有分离过。 “哥,痛吗?”我摸着林哥的卵葩说着。“嗯,刚开始真的很痛,可能是我屁眼上的毛扯到了,但后来慢慢的就不会了,反而觉得很舒服”林哥笑着对我说。“那明天回家后,我把你的卵葩毛和屁眼毛全部刮光,你也把我的毛全部刮光,好不好?”“好啊,哈哈…这样应该更加好玩。更加性感”“哥,你怎么会想到给我进呢”我很不好意思地问着他。“呵呵…是给你操,不是进。小老公,你不要忘了你刚才向我求婚,我也已经答应了。所以我们现在两个人不需要说的那么斯文了,知道吗?呵呵…”林哥用手指刮了我的鼻子说道。“我以前也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反正我和我的老婆做的时候,总是喜欢她用手指摸我的屁眼处,可她每次都骂我变态。但久而久之我也不怎么喜欢和她做这事了,我想她可能也是因为这一点才和我离婚的吧!”原来是这样的,我也明白他为什么会离婚了!林哥看到我在沉思,一脸的不解:“小文怎么了?”“哦,没有,我在想下次应该怎么样才能使你更加舒服”“啊,你这小家伙,真坏!”林哥用手挠我的嘎矶窝。我拼命的闪躲着,笑着!“亲爱的,明天回家后就搬到我那边去住,好吗?我们先去拜访你爸,让他对我熟悉点后,你就已工作为理由搬出来,怎么样?”我默默的点点头,算是答应了!“哈哈…小老婆万岁,走!我们洗澡去”林哥先下了床抱起我走向浴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