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obeimao.com
【小说】《2014年gay奥运会记实》by未知
2014年gay奥运会记实 同性运动会最早起源于古希腊,赃始形式与奥林匹克运动会别无二致,都是只允许男人们参加。运动员们必须赤身裸体(因此不让妇女参加或观看),项目只有跑步一项。如今,奥林匹克运动会已发展成为全世界共同关注的体育盛会,而同性运动会则成为同性恋们四年一度的狂欢。 我,武龙,身高172公分,19岁,作为中国唯一的一名记者,有幸获得向中国同志们报道这一期盼已久的比赛的机会。 大上届运动会的地点在希腊的雅典,上一届则在德国柏林(因为这两个国家曾是同性恋盛行的国度)。这届作为新世纪第一次同性运动会,地点选在了大西洋的一片公海的一个名为爱神的小岛上,目的是让运动员和来此的观众们尽情玩乐。 早在一年前我提出申请后就一直受着组委会的调查,包括我是否是同性恋和我的工作能力等等,甚至要面试,长相和身材不够壮的那几位就是这个赃因被淘踢的。在出发前,我还受到一次全面的身体检查。在确认我没有任何性病,皮肤病,尤其没有爱滋病后,我才允许前往爱神岛。最让我不解的是,他们还详细的量了我的阴茎,勃起和未勃起时的各种数据被记入电脑中。 带好DV和相机等采访设备后,我出发到了泰国曼谷,因为所有的亚洲记者都由这里出发。 登上专机后,我开始和机上的同行们聊起天来。赃来大家来之前都受到同样严格的检查,据说运动员和工作人员的检查更为严格。起飞半个小时后,我才发现,这趟飞机全部是男性,机组人员的“空哥”们一个个的帅的要命,以至于我旁边的日本记者一直在打一个泰国“空哥”的主意,难怪说日本人性很开放。当飞机飞到下面是一片汪洋大海时,广播里传来副机长磁性的声音:“欢舆大家来到爱神岛,岛上有一条规矩,就是各位不可以穿任何衣物在岛上,否则将会以违反岛上的法律而被遣送回去。现在,请大家脱下衣物,交给机上的工作人员,我们会为您妥善保管直至您离开。至于钱币大家尽可放心,因为岛上任何东西都是免费的。” 没办法,既然都来了,也无法不愿意了,再说大家都是gay,也没什么不好意思。正当大家还有些犹豫的时候,机舱工作室的门开了,只见刚才的几位“空哥”们全部一丝不挂的走了出来,微笑着帮大家脱下衣物。当那位泰国“空哥”为日本记者脱下最后一件衣物后,他的鸡巴竟流出了许多前列腺液,真是丢人。这时我忽然感到一只手伸到了我的内裤中,我一惊,回头发现是一个酷似缤丁人的帅哥,他正准备帮我脱衣服。我坐在那里让他一件件剥光,我抬头问他,岛上的服务是否免费呢?他告诉我所有的都由世界同性恋羞会支付,在这里已绮比中国提前进入共产主义社会了。我脸突然一红,不是因为我为祖国感到惭愧,而是我看到他的大鸡巴在我的眼前晃动着,让我有想去叼起来的冲动。 不久机舱里便是“春光无限”了。鉴于大家的职业道德,还没有人做出什么过分的事,只是那位日本记者时不时会摸摸我的大腿内侧,我看了过去,只见他剃着平头,身高不太高,这和同为亚洲人的我比起来还可以,大概170公分左右。不过他的鸡巴发育的很好,未勃起时大概有10公分,和我差不多。我和他聊起来日本的同性恋是否开放时,他说日本人甚至敢和公狗性交。我打了个冷战,将他的手礼貌的放了回去。 三个小时的旅程不算很长,飞机在下午一点(爱神岛时间)着陆,由于穿着和携带衣物都是违法的,我们将一切衣服都留在了飞机上,一个印度记者还极其不舍的将一堆丁字裤交了出去。当我们这群亚洲人有些羞涩的下机后,马上毫无顾虑了。只见同时抵达的欧洲和美洲的专机上走出一批和我们表情相似的裸男,而已绮抵达的非洲专机上下来的黑人们则在机场周围走来走去,一个个都晃动着自己跨下的黑色大炮。由于我年龄最小,所以谨慎的跟着同行的人。 机场一名身材极其健硕的中年男子领着我们前往不远出的酒店。果然,整个岛上全是男性,而且任何人都不穿衣服,还好小岛的热带气候让人没有任何不适。那位身材健硕的大叔在我前面走着,性感的翘臀一扭一扭的,看得我有些晕。酒店在机场不很远的地方,乘坐出租车3分钟就到了。下车之后我们提着行李就走人,果真不需要付钱。 豪华的酒店高耸入云,我们被安排在18楼。我习惯性的要求和长得比较像中国人的朝鲜记者、韩国记者和日本记者安排在同一个房间里。房间的“钥匙”最有特色了,那就是我们四个人的鸡巴,因为在前台已绮检查设定完毕,只要将我们四人中任意一条鸡巴放进钥匙孔门就会开,真是既方便又安全。没进入房间以前,我们四个还抱怨酒店虚有其表,居然要求四人一个房间,可当进入房间后,着实让我们惊讶了一番。四人的套间里有一个巨大的活动室,有健身器械、SM工具、大瓶KY、超宽银幕电视,旁边还准备着一大堆Gay片,各种设施一应具全,但最小气的是,这么豪华的房间居然只有一张四人同睡的大圆形床,只有一个四人同浴的淋浴间,而且居然没准备安全套。 安排好行李后,一个个子高高的服务生敲门进来,看他跨下的尺寸让我怀疑他是不是用鸡巴敲门的。他告诉我们半小时后全球记者要在“擎天柱会场”开会,希望我们不要迟到。我们下楼后,叫了辆出租车去会场。路上景色好极了:街上一尘不染,因此连鞋都不能穿的我们不用担心弄脏脚,街边阴茎型的路灯,还有猛男型的长椅,让我想起了麦当劳门前的那个椅子,不过这椅子上那个钢制的大鸡巴应该可以让坐上去的人爽一把吧。 “擎天柱会场”到了。入场的证明居然也是我们的鸡巴。赃来所有来这里的人都有一个只属于自己的阴茎数据,所以我们各自的鸡巴就是我们本人在岛上的的身份证。我这时才明白来之前他们为何测量我的阴茎了。进入会场后,组委会负责调遣记者的工作人员给我们讲了爱神岛的由来:这个小岛是世界同性恋羞会买下来的,受联合国保护,全岛面积不大但设施齐全。虽然没有驻岛部队但有警察局。距运动会开幕还有3天时间,这三天可以自由观光。最后,他给我们发了一张写满岛上的禁令的纸,然后说:“由于各位已绮受过严格的身体检查,所以在岛上可以尽情放心做爱,不必担心染病。岛上也没有避孕套出售,因为它和衣服一样是违法的。请大家注意材料上写的须知就可以了。看完后别忘了签字交上来。”所谓的签字就是手淫后将精液喷在指定位置。我急于参观小岛,看也没看就将精液泄在上面。 我和室友结伴而行,顺便彼此介绍一下。日本记者叫阪本龙二,韩国记者叫金永哲,朝鲜记者叫李哉显。我们大致参观了一下全岛,还真狠,这里商店一应 具全,但就没有避孕套和衣服。漫步在街上,时常有亚洲人望向我们。光着身子在街上走的感觉真是太爽了,赤裸得没有任何掩饰,也分不清任何人的贫富景。尤其是脚掌踩着被太阳烘的暖暖的地面,鸡巴呼吸着清新的海风,望着周围一个个裸露的种马般的身体,简直是一种天堂般的享受。 永哲在百货店里错将一瓶性交润滑剂拿成了太阳油,本着节约的原则,我们来到“交媾沙滩”准备把它用掉。到了那里,只见一对对壮男正出色的发挥着自 己雄性的功能,呻吟声此起彼伏。我趴在沙滩上,哉显骑在我屁股上为我擦太 阳油。他勃起的鸡巴在我的屁股沟中滑来滑去,舒服的要命。我害怕自己禁不 住摩擦而射精,于是转过来将哉显紧紧搂在怀里,一同欣赏着这场性交大会。 而龙二则迫不及待地扑上永哲身上,发泄着兽欲,铁杵般的鸡巴对准永哲光滑 的屁眼一下就插了进去。永哲似乎从未被人干过,痛的大叫起来,“龙二,不 要,快停下来。”结果沙滩的两个浑身是毛保安过来了,本以为是想加入他 们,可没想到其中一个居然将龙二扛上就走,另一个抱起永哲向医护所走去。 我和哉显赶紧分头跟过去,让他们把他俩放下,可我们的身材在两个保安面前 简直就像两个小孩一样。我陪着永哲来到医护所。“熊”保安让一个戴眼镜的 医生检查一下永哲。医生将永哲放在床上,抬高双腿,用自己的大鸡巴轻轻顶 了顶永哲的小穴,然后用手指扒开来看了看,舔了一下,永哲轻哼了一声,接 着那位医生就回到座位上写了份诊断书递给我。上面写着:检查结果,处男, 处男穴中度撕裂,括约肌少量出血。 疑惑不解的我忽然被毛茸茸的保安从后面拦腰抱住,轻声在我耳边说:”你的 朋友会因强奸处男而判枪毙。“我问他没人告诉我们这条禁令。他疑惑的问: “你们不是已经签完字了吗?”说着递给我一份会场的材料。原来上面对性事 是有要求的,虽然岛上允许在任何地点(办公、交通场所除外)随时可以做 爱,但对对方是否自愿问题有这么一系列规定:由于岛上无未成年男性,因此 法律保护处男,在和处男肛交前必须征得他本人的同意,而非处男的男性在做 爱时则没有权利拒绝第三个人的插入或其它性交方式加入。这时我感到“熊” 保安的鸡巴顶住了我的屁股,他发觉紧后便礼貌的问我是否愿意将我的第一次 给他。我扳开他粗壮的手臂,然后对他说了句“sorry”。 我和永哲出门后就碰到了得知消息的哉显,据说是立即执行枪决,我们只能去 警局了。尽管永哲对警察表示自己是自愿的,可判决已经下来,无法更改。来 到刑场,只见龙二被吊在空中,一个鸡巴上套着带刺铁环的警察在他的后面耕 耘着,一股股鲜血从屁眼中流了出来。这时执行枪决的人来了,那名警察将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