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dosam.com
关于羞辱,感官剥夺,好与坏的体验 | sadOsam - gay fetish magazine
Bob,与一个胶带捆绑和感官剥夺专家的对话,关于SM应该与不应该。 MasterMarc:你好Bob。你知名于把男孩封锁在你的激情中的捆绑与木乃伊束缚。你能告诉我们,为什么木乃伊化和捆住的身体如此使你兴奋? Bob:知名?哈哈!我想臭名昭著听起来更合适(轻笑)说认真的我想有许多原因。我喜欢男人变得无助和无法动弹的场景。。。。。。不能看,不能说,甚至不能听。我们现在谈论的是真正的控制——真正的权利交换——通过100%的活动封锁。不是角色扮演,真正的身体控制。 第二,我喜欢创造延长时间的地狱。对我来说,没有比看到他人的人性被蔓延在腿,手臂,躯干上的胶带逐渐消磨更性感的了。我把这称作流陷下效果:看着身体被覆盖,一次一个部分。 胶带是完美的。还能顺便除一下毛,你能保住奴隶的手。你能阻止他们的唇颚活动。你能蒙住他们,然后把头完全包起来,你能把他们的身体缠的更紧使空气更难进入他们的肺。,更棒的是你能逐渐增加许多层,慢慢的或者有力快速的…是你的选择,如何强奸他们的精神。你甚至能尿在努力的身上,然后再把他们包起来,好像烤牛排之前要先腌着他们。 胶带被扯离胶卷的声音是可怕的,特别是当他们持续听到,即使在他们希望停止之后。 最后,捆胶带是一个很长的过程,又是使人疲惫的精神性交。过程是这样的:抓捕一个奴隶并使他们失去人性,一寸寸,一点点。。。。。。慢慢地创造一个地狱,碾碎他们的灵魂。 这非常特别,但比常见快速工具例如睡袋,束缚衣,手套,面罩更令人满意。 还有一件事:我真的真的喜欢把人绑到家具上,使他们完全丧失掌控权,无法阻止接下来的折磨。 MasterMarc:好像你是一个天生的虐待狂。能告诉我们在把男孩非人化和剥夺感官的同时,你的感受是什么? Bob:事实上,我是一个天生的受虐狂。我记得我的第一次强烈的性冲动是在5,6岁,当时我的手上有一本关于超人被绑在桌上,被反派们磨致死的漫画。我的第一次勃起?是发生在我读超级男孩被穿着紧身衣的反派折磨的漫画时。 从我记事起,我就想被这么对待。我想成为弱者,被困住,求饶和哭泣,完全存活于于暴力的仁慈。在16岁时我找到了这样的机会。我当时是被人喜爱的但同时又感觉糟糕。但这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Slave P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