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hoiking.org
雜記
其一 陶囍在今日《明報》專欄談惡作劇。陶囍認為,多數恐作劇沒有惡意,這可能是事實,但是對於被整的人,那種不知為啥而忙/勞心/折騰,成為了別人的樂趣,對我而言,倒是極端無聊且有點過份。我素來不喜歡對別人搞惡作劇,亦不希望別人對我搞惡作劇,因為這是一種費時失事的行為。 再作一點聯想。我亦不明白為何有些人總是油腔滑調,說話無半點墨,卻總是博得旁人(尤其是異性)的歡心。 或者會有人說,我是個極端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