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heter

So for my history final last year everyone was given information on a made up country called Petryn, a combination of the two history teachers’ names: Peter and Kathryn. On the first day of the project I just asked “WHY NOT CATHETER” and my group just looked at me and I was like “I THINK IT SOUNDS NICE”

tl;dr my partners for my history final had to explain to me what a catheter is

For anyone in the health profession or currently studying in the health field should know the importance of how to insert various types of needles as different life situations occur that requires precise attention. Inserting needles is one of those important factors that is critical. Here is the proper way to insert a intravenous catheter. 

www.learninghumananatomy.com

十天

從同好中借來 Mature Metal廠家的Jailbird貞操鎖,鎖著已是第十天了。

朋友可以戴較細少的圈環,然而這對我來說較困難;他戴著這貞操鎖每晚都睡得好,而我呢,過去幾天準時五時多我就會在痛楚中醒來。可是,在日間鎖上這個是挺舒服的,也挺緊的,我也不用奢望蛋蛋會跑出來(當然我從不希望這個發生;貞操鎖這個情況下脫落我會感到很失落,是故我喜歡用細小的圈環)。

朋友很好,借我鎖上Jailbird後,把特製的螺絲批拿走保管;我說如果我可以的話,可能兩個星期後才再見。

其實我再一次希望鎖一段長久的時間,至少數個月保持鎖著;如果這個貞操鎖是舒服的話,我倒會考慮買一個來鎖上。另一位朋友給我另一個挑戰,而我接受了也樂於嘗試:「CB就是你的內褲」。即是說,我要同時習慣不再穿著內褲,沒有任何東西承托貞操鎖的重量,所有重量直接由蛋蛋感受。沒錯,我接受了這個,也開始習慣了。在家時,我只穿著上衣,晚上下身裸露著睡覺。日間我也要小心,不要讓褲子磨傷蛋蛋。

每天晚上,我在痛苦中醒過來。可幸的是,我也漸漸開始習慣了。英國的主人說我身體應會慢慢習慣的。結果也是。在身體上,在心靈上也是。我漸漸覺得它沒有這麼的疼,而我也漸漸接受這樣的小折磨,覺得既然我再次想上期鎖著CB,就當享受每晚因勃起而帶來的痛苦。好了,這樣的狀態維持了十天了,而我現在覺得,我想繼續困在這個Jailbird囚籠裡。

今天,我再來一個新嘗試:導尿。

很多年以前我嘗試過插導尿管,但沒有完整的接駁尿喉。今早,一位當護士的同好來了,替我實現這事。Jailbird的開口很寛,他為我帶來的是很幼細,12號的導尿管,所以很容易地導尿管就插進了我的膀胱。他接著為我接上尿袋,接著我就看到我的尿尿慢慢地跑出來了。

插好以後,我送他離開,也將尿袋放在手挽袋中,穿著短褲出外吃早餐。我不太介意路人看到不看到,其實我穿著短褲或多或少都希望有人看到我短褲口透出的喉管的。但始終我想保險一下,如果有時候不方便用尿袋時,我可以拆出來用膠塞塞上。這個…我的護士朋友竟沒有帶來!他說他想我應該會保持連接導尿管至尿袋,如我需要可到醫療用品店購買。他在離開時還問我,如果我遇到熟人我怎辦。哈哈,我既然選擇出街,就當接受這個。

吃完早餐後,醫療用品店開門了。我拿著我的尿袋,問店員說我要導尿管塞。碰巧今天這醫療店竟有兼職護士在當值!她指示店員給我拿適當的膠塞,也說用了膠塞我就方便外出,不用攜著尿袋四處跑。我說了我應該在幾天以後就能解除導尿管。我及後也在看醫療店的其他產品,當然我有看尿布啦。她繼續介紹店內的尿布的不同特點,也說她雖不知道為何我要插著尿喉,但相信我很快就會康復,然而在脫除了導尿管以後,可能出現滲漏時,哪款尿布會較適合我…..哈,我現在真的變成了病人,這個感覺很特別的。

其實我只打算在今天插著導尿管,因我知道在拆除導尿管以後,在接續的一天我小便應會很疼痛。現在我看看吧,可能多插一兩天吧。這個東西我不會長期使用,只是這刻我享受一下當一位鎖著貞操,要使用導尿管小便的病人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