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 ——写给我的创业伙伴

一直睡眠不错,今天竟然失眠。半夜12点,越“睡”越精神。

索性起来打开我号称永不关机的电脑。
由于内心浮躁除了代码很多年没写过东西了。今天一直有一个关键词在脑子里转,直接导致失眠,这个关键词就是:十年。

十年前我在金桥绿景苑的客厅里创办了hooMa。营业执照批下来的日期是2002年5月,具体是几号我记不清了,电脑里没存无法立即核对,但既然已导致失眠几号不重要了。没错,整十年。

十年会让很多事情发生质的变化。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会变成翩翩少年。一个文明古国可以变成一片废墟,例如伊拉克。对一个公司来说成立十年意味着会比不少成功的大企业还要“年长”几岁。前几天读了《腾讯十年》,那是一幅何等传奇的创业图卷。而我们,十年了,还在为生存而战!

是我做错了什么吗?还是我不够勤奋?更或者是自己根本就是没才能?最近一直在质疑自己。

既然已经开始写了,索性信笔开河吧。首先要感谢的人就是ylw。

从98年在SDEC广告部一起共事起,至今早已超越十年,本是前途无限的大拿型发动机锻造工程师,愣是被我忽悠进了设计行业。辛辛苦苦一干就是十多年,而且还是严重的付出与回报倒挂。有时候我会想,同意ylw调到广告部正儿八经是SDEC的一大损失。有点跑题。说回来,十年了,他工作尚须熬夜,养家还靠夫人,情何以堪。

再说孝勇,本是高粱,却一不小心与芦苇打成一片。1年多下来,越来越像芦苇。

我曾经尝试用抛开价格因素的车型来比喻我的伙伴。

孝勇刚好就是别克GL8商务车,低调务实、稳健儒雅、有容乃大。

ylw是底盘可升降的四驱限量版昊锐。干什么都快,即使6升油照样也哪都能去。底盘一升四驱一挂轿车也越野。

玉祥是悍马。不是单单说皮实抗造恶劣环境能适应,更重要的是玉祥这人属于停产车型,市场保有量又很有限。能认识,成兄弟,知足!

牧马人一直没舍得安在别人身上,一直幻想据为己有。虽然主观愿望强烈,但是客观一想我还真就是一辆国产哈弗,悲剧的是:还是个两驱的!
有一颗越野的心,总是不想走寻常路。沙地陷车,泥地托底。下河没有涉水喉,上山没有差速锁。
好在非承载车身底盘比较坚固即使在烂路上也不容易变形。尽管只有两驱,看看脚下的车辙印,已然是在路上了。


再说说我们的项目。创业十年,写软件竟然也已经有满满5年了。作为一个设计师整天坐在电脑前写代码,5年下来已显两驱疲态。

从最初的hooMaStudio到如今的hooMa设计团,软件成形了,成功却没有接踵而至。5年来的研发过程陷车无数,虽然都过来了,可如今放眼望去分明还在泥坑里。

这不由得让我想起一句话:人生最惨的不是遇到瓶颈,而是通过了瓶颈,发现前面还有瓶盖。

回头看看写了这么多行,好像都是泄气话。调子明显不对。

尽管还在泥坑里,可我们已经在路上了。这是现实!
既然后退也需要越野,还不如继续前进。
既然后退也是瓶颈,还不如挑战瓶盖。
我就不信,凭我这几个人就打不碎这个瓶子!
泥坑后面是否就是传说中的香格里拉?谁知道!管他呢。
只要方向没丢我们就能前进。

2点多了,喊完口号该睡了。

20120518凌晨 贯旭 与诸友共勉

Text
Photo
Quote
Link
Chat
Audio
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