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tch on okchulstar.tumblr.com

Outsider fancam 2013.01.12 - ‘Better than Yesterday’ + ‘Loner’ + talk

[translation of what he says at the end]
"I will release my new album soon. The song you just listened to is called "Loner". I had a lot of reflections after I heard the song and it changed my way of thinking. When I heard that someone who wanted to commit suicide climbed back down from the window after hearing "Loner" and regained the courage to live, I felt the power of music and communication, and how it could change a person. I sing this song because I would like to change myself and I will also sing you song called "Hero". If you think that the loner who dreamed of communicating with the world could be a hero and you live this way, you will be able to find happiness in a meaningful life. And I think everyone here will be the hero of his or her life. If we have dreams, we will become the hero. You are the hero and so am I."

JSTOR 論文解放器使用教學

為了紀念 Aaron Swartz 之死,ArchiveTeam 發放了一個小工具,全名為 Aaron Swartz Memorial JSTOR Liberator,讓網民可以到 JSTOR(大型期刊儲存網站)下載一個屬於公有領域的 pdf 檔案並上傳至 ArchiveTeam,以此抗議 JSTOR 對本來屬於全人類的知識加以限制。

關於 Aaron Swartz 一案,強烈建議各位閱讀美國司法部如何追殺資訊自由化推手 Aaron Swartz一文(感謝作者 ckhung 的整理及分析)。

留意兩點:一,這解放器所拯救的檔案本來已經不受任何版權限制,所有人均應有權使用及分享;二,程式限制每個瀏覽器只能解放一個 pdf,所以不妨廣傳,讓更多人參與,以及多安裝幾個瀏覽器。

使用方法如下:先去 http://aaronsw.archiveteam.org/,把 JSTOR liberator 拖至書簽列。

image

image

按連結前往 www.jstor.org,再按書簽列的 JSTOR liberator。

image

然後會出現以下畫面,點擊 View & Liberate PDF 或 Just Liberate PDF。(圖中視窗突然變成 Chrome,因為我的 firefox 在截圖前已拯救了一個檔案。)

image

假如你選的是 View and Liberate PDF,會出現以下畫面,訛稱 “Accept JSTOR’s Terms and Conditions and proceed to PDF” 便可。

image

直至出現以下畫面時,可留下姓名及字句追悼,再按 Upload to the memorial 便完成整個解放行動。

image

既不科學,亦無解釋

科學當然不是一切真理的絕對標準,事實上科學從其學科的根本性質而言,是不可能有如數學般「絕對真確」的。(經驗論者或會反對數學是絕對真確,非本文主旨,不贅。)最近讀書好有篇嚇死人的「科學框架看風水」訪問,今天又在主場新聞看到周兆祥寫「念力」的科學解釋,更加嚇人。

周兆祥指科學「不過是一些原始又簡陋的量度方式,實驗方法論,主要是『還原主義 (reductionism) 』、凡是無法量化的東西都不管的心態」。先看前半句,這套「原始又簡陋」的方法論產生了甚麼知識?同一位作者在同一篇文章答了:「當今的化學、生物學、考古學、天文地理等等學問,促使人類可以登陸月球、使用電腦和核能、豐富了物質生活」。這當然只是過去一個世紀科學發展的一小部份(更多不在科技發展而是大部份人看不見的知識),但恐怕已足夠支持還原主義了不是「原始又簡陋」吧。

事實上,很多時「原始又簡陋」的東西累積起來,會有人類腦袋(受演化歷程限制而)難以想像的複雜。至於後半句,不妨直說:是的,科學無法處理的東西科學都不會管。難道要音樂家以其樂理知識教煮飯?把科學描述為「功能極有限、設計未盡完善的工具」,明顯不盡不實。更要命的是,在文章下半部份,周兆祥倒「科學」起來了,意圖論證「心靈力量」有其「科學基礎」。

電力的比喻

他先用比喻,指二百年前沒有人相信的事情,例如「可以收看到十公里外的事物」,都是現代人憑常識可以理解。然後以「念力」偷換「電力」(其實他舉的例子不單靠電力,而是電磁學的發展),說很多兩者情況相似,因為現代人都不相信念力存在,而且把相信者視為愚眛。再進一步指責科學家「未有辦法『檢證』這些事情」,卻又否定念力存在而非存疑。

上述比喻不當,除了因為有很多前人相信的事情後來被證實子虛烏有外,還有是其僅僅訴諸「可能性」的論證方法。假如把其文章中的「念力」改為「地平說」,其邏輯還是一樣。即使已有可靠的科學理論支持,仍然有人相信地球是平的,甚至提出解釋反駁一般人的見解。那麼,我們就要接受地平說嗎?當然不會。

簡單來說,二百年前的人類想像力受其知識限制,認為「可以收看到十公里外的事物」的想法荒謬,倒是非常合理。問題是,二百年後我們對世界的理解遠遠超越前人,科學這門學問在解釋物理世界運作方面也是非常稱職,即使人類未能完全理解宇宙運作,科學在此方面仍是有其他學問無法企及的權威。

假如在科學的框架下引入(所謂「見前無法證實的」)「念力存在」此命題,勢必對原有理論作出極大量修改,甚至動搖若干原有理論的假設。在缺乏壓倒性的證據底下(目前甚至連足夠證據也談不上,但本文不討論實驗方法)胡亂引入與原有理論有極大衝突的假設,才是真正的不合理及不負責任。

早前堅持與懷疑一文亦曾解釋此論點:

[…] 假如沒有足夠證據,科學家一般不會輕易推翻過去科學界的共識。

在此意義下,科學界傾向「保守」。但這「保守」並非指政治上的保守(所以就不要說科學是右翼的思想了),而是當面對一些有機會推翻過往理論的挑戰時,科學家不會立即放棄過去努力的成果,而是先嘗試修補原有理論。當有最終發現舊有理論確實不足時,亦會使新理論盡量保留舊有理論。原因不是科學家不肯接受新思想,而是舊有的理論假如是科學界共識,也有其一定實證基礎。如果需要全盤推翻過往一切,就需要有極強而有力的證據和全面的理論去解釋。在絕大部份情況底下這不可能發生。

胡亂反對科學的人,譴責科學「霸道」是常見伎倆,類似的指責在那篇「科學風水」訪問亦有出現。本人早前回應時已反駁這種「無法檢證卻否定就是不科學/不合理」的論調,可見「合理地否認」一節:

至於那種把「斬釘截鐵地否認」等同「迷信」的說法,也是不了解科學運作。如果我說我發現了一種有三隻腳兩個頭的鳥,不提供任何證據,真正懂科學的人不會存疑,只會認為我在胡說八道。現今科學之中未有物種天生擁有三隻腳兩個頭(留意是「物種」,個體變異不在此限),而按現時的生物學理論推斷此物種不大可能演化出來,我不能無賴地說「科學解釋不了不一定不存在,你否定就是迷信」。因為首先就得問「甚麼事情需要科學解釋?」這便回到提供證據的問題,請參考前文關於實驗那部份。

相對論證實念力存在?

必須聲明,本人主修數學,物理只有中五程度。幸好學海無涯,在閱讀科普文章、書本及維基百科的過程中本人仍能理解愛因斯坦的質能公式。至於此公式如何推導出來,請恕本人未有仔細了解。

不得不指出,「樹枝燃燒便會釋放出部分的能量」與質能公式無關,此外周兆祥也搞錯了「質量」與「物質」及「重量」的分別。

不過,根本不用知道甚麼公式,也能見到周兆祥的邏輯跳躍。按其文章表述,「這個方程式顯示物質和能量是可以互相轉化的」,假設此理解無誤,我們仍無法那麼輕易說「念力(mind power, 指內心的力量)就沒有甚麼神秘了」。他需要解釋,所謂「念力」與能量有甚麼關係,又或是哪一種能量,並且需要解釋兩者之間如何轉化。(質能公式無法解釋物質如何轉化成能量,只能解釋能量被釋放後質量減少的現象。)沒有恰當的理論,任何「方法論與儀器」的進展都不能解釋「念力」。(更大機會是,根本沒有「念力」需要解釋。)

順帶一提,未有任何解釋前就「理所當然」,這種態度很不科學。明明只有「念力的幻想」卻起題「念力的科學解釋」更是標題黨所為。謹希望主場新聞把關方面嚴謹一些,為香港的科學教育及發展盡點力。


延伸閱讀
在科學的框架看《讀書好》蔣匡文專訪

Text
Photo
Quote
Link
Chat
Audio
Video